新闻中心

大庄家游戏深圳市土方运输价格解析

2019-02-22 02:43

  2012年10月17日至20日间,深圳市4天发生4起涉及泥头车(土方运输车的地方俗称)的交通事故,造成4人死亡4人受伤

  “生命最可贵、安全最重要。宁可放慢建设速度,也要管好泥头车。”2012年10月23日下午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专项研究泥头车安全管理问题的市委常委会上讲到。会议要求进一步高度重视,痛定思痛,以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厉的执法,全力整治“泥头车乱象”[2]。

  泥头车事故近年来在我国城市建设中频发,是目前城市建设与管理中的一大难题,其引发原因众多,包括建设过快、利益驱动、车辆老旧、管理疏漏等,每次发生时均引起社会及政府方面的高度关注与重视。从近年深圳追究引发事故的多项原因来看,土方运输价格问题是其中的一项:一说建设工程定额中土方运输价格过低,造成土方运输企业为了追求利润不得不“多拉快跑”,造成超载超速违章作业现象增多;二说建设工程定额中土方运输价格过高,造成总包企业有利可图,一再将工程转包,层层转包造成一线运输企业低价承包,以包代管以致相应质量、安全方面疏于管理,不得不超载超速违规作业,导致事故频发;三说由于交管部门对车辆管理出台硬性规定,强行割除车辆超高马槽,限定装载高度及容量,造成车辆运能不足,以致政府制定运输机械台班定额含量不足,无法适应施工实际,呼吁提高定额消耗量水平。

  “不超载不超速,怎么赚钱?”在深圳开了多年泥头车的蒋师傅说,一台泥头车从晚上到第二天清晨,可以完成8趟运输,每趟可以从中提成几十元,“超速行驶每天可以多拉三四趟!”,其结果就容易造成交通事故[1]。

  那么深圳市土方运输价格形成机制怎样?这种机制能够确保泥头车在不超载不超速下的合理利润吗?这种机制的作为及发展前景如何?下面本文就这三个问题作一实例解析。

  土方运输属建设工程土石方工程中土方挖掘、装载、运输及卸载中的一环。常见城市建设项目土方运输车型为载重量8t、12t和15t的自卸车。深圳市内常用土方自卸车为载重量12t的三轴车(车辆前两轮一桥为一轴、后八轮双桥为两轴),额定有效载重12t;载重货箱内部尺寸为:长5.2m、宽2.3m、高1.2m,载重容积为:5.2×2.3×1.2=14.35m3。土方松方容重通常在(1.3~1.7)×0.77=1.00~1.31t/m3(其中0.77为天然密实度体积与虚方体积折算系数[3]),则满箱载重为:14.35×(1.00~1.31)=14.35~18.80t,超载率为[(14.35~18.80)-12]/12=19.58~56.67%。

  2012年2月3日深圳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发布“关于印发组建泥头车专项整治特勤大队第二十八期实施方案的通知”(深公交【2012】26号),通知规定:“根据深圳市自卸车协会倡议和要求,深圳市所有运营的泥头车将切割货箱至标准高度…所有自卸车车箱容积标准为:三轴车12立方米以下…各大队在3月1日后对未切割货箱的泥头车加大查处力度…”,故载重量12t的三轴车,货箱载土容积上限定为12m3。

  深圳市自卸车协会响应交警部门号召,要求协会下属会员单位签订责任状,对车厢高度进行切割瘦身。规定要所有泥头车割短车身,不得超过1.1米,载重货箱内部高度从过去的1.2米左右降低为统一的0.96米[4]。

  续前例,货厢容积上限由14.35 m3降为12 m3,货箱内部高度由过去1.2m切割为0.96m后,货箱容积降为:5.2×2.3×0.96=11.48m3,货箱满载载重量降为11.48×(1.00~1.31)=11.48~15.04t,超载率降为[(11.48~15.04)-12]/12=-4.33~25.32%,大大降低了超载率,提高了车辆行驶的安全性。需注意的是载重车货箱限载12m3只是容积限载,并非超重限载,深圳公安局交警队核发的注册登记表规定了12t三轴载重自卸车的“核定载质量”,“华凌之星”三轴车为11875kg,“福田”为12470kg。

  2012年11月5日,深圳市交警局召开新闻通气会表示,经调研、论证,对泥头车上路行驶设定了最高限速:高速公路为70公里/小时、快速路为60公里/小时、其它城市道路为40公里/小时。城市快速路是指北环大道、滨海大道、泥岗路、南坪快速、福龙路等城市规划部门确定并公布的道路[5]。

  深圳市现有淤泥渣土受纳场共约19家,分布在宝安、布吉、坪地、龙岗及南山等地,日均淤泥渣土处理量上2千方的有宝安龙华部九窝(2万方/日)、布吉水径(4千方/日)、坪地年丰(3千方/日),其中部九窝弃土场的日处理量占到全市60﹪以上。部九窝至市民中心距离(南北向)为17km,鉴于深圳市区东西长(约40km)、南北短(约15km)的城区平面特征,考虑各弃土场所在位置,弃土距离在15--30km范围,以20km左右为居多。

  自卸车运送土方一次循环时间包括装车与等待时间、重车运行时间、卸车与等待时间、空车返回时间。

  《深圳市余泥渣土运输车辆临时通行证》办理工作正式启动,我市所有泥头车必须在一个月内到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办理……泥头车准行时间规定为晚上22时至次日上午7时[6]。

  1.土方运输作业由独立的、专门的运输企业或个体承担,现有运输企业76家,可以向土方施工企业或建设项目总承包企业承接项目施工。

  2.土方运输企业与专门的土方挖掘与装载施工企业(土方施工企业)联合,通常由土方施工企业牵头来承接土方施工项目。

  3.土方运输企业向建设项目总承包企业(拥有自己的土方挖掘与装载机械)承接土方运输项目。

  2012年7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土石方工程施工管理的通知”,通知规定:1.土石方挖土作业属于土石方工程范畴,应由具备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或土石方工程专业承包资质的企业进行施工。各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单位应按照资质管理有关规定,自行负责或委托具有土石方工程专业承包资质的分包单位进行现场挖土作业。严禁其他不具备资质的企业进行挖土作业。2.施工单位应将土石方外运业务委托给具有相应资质的运输单位,并签订单独的土石方外运业务合同,明确土石方挖土施工单位与土石方运输单位各自的管理职责。

  目前深圳市土石方外运合同均以每立方米或每车综合单价包干形式签署,有挖运连做的,也有单独运输的,大部分合同单价均综合包含了弃土场受纳处置费在内的不同运距、弃土点的费用,按每立方米运输土方量或每车计量计价,未标明运距及弃土场受纳处置费。目前含弃土场受纳处置费的土方挖运连做综合单价为50~80元/m3(未考虑挖承台地梁、淤泥以及土方垂直运输等),320~560元/车;含弃土场受纳处置费的单独运输综合单价在40~70元/m3,220~480元/车;弃土场受纳处置费在5~25元/m3不等。

  根据对2012年深圳市建设工程土方外运招投标中标价的统计分析,综合运输车型(载重量)、运距(10-30km)及土方类别等因素,土方外运价格详见表1[7],如表所示,该价格不包含土方挖、装车及弃土场受纳处置费用。

  注: 1.本价格是通过统计分析近半年深圳市建设工程招投标中标价情况得出的土方外运综合价格,仅供参考;

  2.本价格结合我市工程建设实际情况,已综合考虑运输车型(8-15t)、运距(10-30km)及土方类别(各类土方,但不包含石方、建筑垃圾及淤泥等)等因素;

  弃土场等待时间过长也是目前深圳土方运输现状之一,市区项目交管审批作业时间每天只有3~4小时,如运土距离远,一天只能保证运两车,工作效率过低。

  2004年5月1日发布实施并沿用至今的《深圳市建筑工程消耗量标准》[3](以下简称定额)土石方工程一章中规定了土方挖运工程量的计算:土方体积均以挖掘前的天然密实度体积为准以m3计算,如遇有必须以天然密实度体积折算时,虚方体积与天然密实度体积的折算比为:虚方体积:天然密实度体积=1:0.77。

  定额中对土方挖运以挖运1000m3天然密实度体积的土方为消耗量测定单位,土方挖掘子目按:①挖掘机类型(正铲挖掘机、反挖掘机),②装车与否(装车、不装车),③不同斗容量(0.6~1.5m3),④不同土方类别(一~四类土)划分。

  土方运输子目按:①自卸汽车载重量(5t、8t、10t、12t、15t),②运输距离(1km以内、每增1km以内)划分。1km以内运距子目主要用于施工项目现场内土方挖填运输,并做为1km以外土方运输起步价计算基数,与每增1km以内子目配合使用[3]。

  综合单价=机械费+材料费+管理费(含利润),其中机械费占综合单价的90﹪左右;

  定额中的机械台班消耗量,是指在正常施工组织条件下,生产单位合格产品(分项工程或结构构件)必须消耗的某种型号施工机械的台班数量。采用施工现场测定资料为基础确定机械台班基本消耗量水平,以机械台班基本消耗量加机械幅度差计算定额机械台班消耗量标准,是深圳定额机械台班消耗量测定的基本思路。自卸车台班消耗量构成为:

  定额总说明中对施工组织条件作了总述:“建筑消耗量标准”子目中人工、材料、施工机械台班消耗是按照正常的施工条件,我市目前多数施工企业的工人技术水平、机械装备程度,合理的施工组织设计、施工工期、施工工艺、操作规程及使用合格的建筑材料、成品、半成品编制的;反映了本行业社会平均的劳动、材料及机械消耗水平[3]。

  土方机械挖运工程的施工组织条件为:拟定工作地点、机械、时间(挖装卸地点及作业、运量、工期、挖掘与机械、运输线路、运距、运时、装卸时间等)及人员的合理组织与配置。对挖运机械既不能造成超负荷超速度的赶工状况,也不能形成多闲置低效率的窝工等待情形,即尽可能避免挖掘机停工等待自卸车,以及自卸车排队等待挖掘机供土或卸土的情况。在施工企业可控时间范围以外的时间不应算在定额台班消耗量测定时间内。

  现实施工机械配置实际采用的主要方法是,综合考虑项目施工现场、土方工程量、工期、弃土场址、运输线路、施工时段、运量及运速、挖掘与装载时间等情况及因素,首先选择挖掘机机型及数量,在尽可能保证挖掘机在不停歇的连续装车条件下,计算自卸车的需要量N,即

  T为自卸车运送一次土的平均循环时间,包括装车时间、重车运行时间、卸土时间及空车返回时间;

  机械纯工作时间是指机械必需消耗的最短时间,机械1h纯工作正常生产率,就是在正常施工组织条件下,具有必需知识和技能的技术工人操作机械1h的生产率。对于循环动作机械,确定机械纯工作1h正常生产率应根据机械类型、结构及工作特征来计算[9]:

  循环动作机械纯工作1h正常生产率k=机械纯工作1h正常循环次数n×一次循环生产的产品数量

  机械纯工作1h正常循环次数n=60分钟/机械一次循环正常延续时间(分钟)

  机械一次循环正常延续时间(分钟)=∑(循环各组成部分正常延续时间)-交叠时间

  工作时间内的产品数量和工作时间消耗数据,要通过多次现场观测和机械说明书来获取。

  施工机械的正常利用系数是指机械在工作班内对工作时间的利用率,与机械在工作班内的工作状况有密切关系[9]。

  机械正常利用系数=机械在一个工作班内纯工作时间/一个工作班延续时间(8h)

  施工机械台班基本消耗量产量定额=机械1h纯工作正常生产率k×工作班延续时间×机械正常利用系数

  施工机械台班基本消耗量时间定额=1/施工机械台班基本消耗量产量定额[9]

  机械台班幅度差是指在施工定额中所规定的范围内没有包括,而在实际施工中又不可避免产生的影响机械或使机械停歇的时间[9]。内容包括:

  1.施工机械转移工作面及配套机械互相影响等施工技术原因引起的机械不能连续作业损失及合理停置的时间;

  以载重12t的三轴自卸车(具体数据见2.1节)为例,根据前述定额消耗量测定程序,进行定额子目(1km内、1km以外每增1km以内)台班消耗量测定:

  根据对深圳市多家土方施工企业承接项目的实测与调研,按照前述“正常的机械施工组织条件”(见3.2.1)要求,取定基本参数:

  运速:①1km内:基于施工现场内短距离运输、无城市道路交通管制影响及机械密集操作等因素,取往返综合平均速度25km/h(见3.2.1);

  ②1km外(20km):基于施工场外城市道路上长距离运输、夜间施工(见2.1.3)、城市道路交通管制(见2.1.4)、装卸土点机械施工组织等因素,取往返综合平均速度30km/h(见3.2.1)。

  运距: ①1km;②1km以外选市区大部分项目土方外运的平均运距20km(见2.1.2);

  运时:①1km内:基于施工现场内运输、装卸土机械操作及机械密集操作等因素,取装土等待时间5分钟、卸土等待时间11分钟(见3.2.1);

  ②1km以外:基于施工场装车、弃土场集中卸车排队等因素,取装土等待时间8分钟,卸土等待时间16分钟(见3.2.1,不包含施工企业可控时间以外的时间)。

  按照3.2.1及3.2.2节定额机械台班消耗量测定的内容与程序,计算自卸车运输1000 m3土方定额台班消耗量,详见表2,其中参数选定及每增1km子目测算说明如下:

  自卸车正常利用系数:国家基础定额测算确定为0.8(见3.2.1),基于深圳地区土方工程夜间固定时间施工作业(见2.1.3),机械一个工作班延续时间增加机会相对减少,机械利用时间相对提高,确定深圳地区土方运输自卸车正常利用系数为0.85。

  机械幅度差:国家基础定额测算确定为25﹪(见3.2.2),基于深圳地区施工组织设计平均水平及土方工程夜间施工实际,造成机械施工停歇的因素与程度相对减少,确定深圳地区土方运输自卸车机械幅度差为22﹪。

  每增1km内子目测算:每增1km子目台班消耗量=(20km土方运输子目机械台班消耗量-1km内土方运输子目机械台班消耗量)∕19

  注:测算结果(6.74, 1.42)与定额数据(6.75, 1.42)基本一致,在后续定额计价测算中仍采用定额数据。

  2004年5月1日发布实施并沿用至今的《深圳市施工机械台班》(2003)规定了定额机械台班价格由一类费用和二类费用组成,一类费用包括台班折旧费、经常维修费、机械管理费、养路及车船使用税[10],其中:

  时间价值系数=1+0.5×年折现率(按编制期银行年贷款利率)×(折旧年限+1)

  人工费=台班人工工日消耗量×机械台班人工工日单价(2012年为:133元/工日[11])

  燃料动力费=台班柴油消耗量×燃料价格(2012年11月柴油价格为:8.75元/kg[7])

  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及说明见《深圳市施工机械台班》(2003)[10],12t自卸汽车台班价格计算过程见表3[10]。

  由3.1、3.2计算得12t自卸车运输1000m3自然密实度土方运距1km以内和每增1km内的消耗量定额综合价格,详见表4[3],其中:

  自卸汽车运输机械费=自卸汽车台班消耗量×自卸汽车台班价格+洒水车台班消耗量(略)×洒水车台班价格(略)

  目前深圳市土石方工程价格由三部分内容与程序确定,招标人基于计价规范编制的招标工程量清单、招标人基于消耗量定额编制的招标控制价、投标人基于工程量清单及企业自身条件编制的投标报价,经过投标竞价、评标定标后最终形成清单项目中标综合单价。

  按照国家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规定,土方运输作业包含于挖土方、挖基础土方及回填等清单项目工程内容中,清单综合单价除包含完成一个规定项目所需的人工费、材料费、施工机械费外,还包括企业管理费与利润,还包括招标文件中要求投标人承担的一定范围内的风险费用[13]。这个风险费用不是无限制的,至少是一个成熟的承包商可以预料、控制和承担得起的,这一点,招标人应当有所把握。

  目前土方运输市场价格中均包含了弃土场受纳处置费(见2.3),该项费用占到了土方运输价格的15~50﹪不等,其不确定性及变动性是直接影响土方运输市场价格的最大变量。“现在泥头车太不好做了,”肖勇说[14],“最主要是倒土费太高了。”肖勇目前驾驶的泥头车,是自己3年前花38万元来的,随后他作为私人泥头车司机,向各个工地拉生意。“运一趟泥土能得到420元的运费,但是倒土费就需要花去210元!”

  据了解,弃土场受纳处置费,即倒土费,是弃土场用于处理各方运来的建筑垃圾及土石方的费用,由于各弃土场场地、容量、运作方式等的不同,其收取的费用标准不断变动,是一个不可控性很强的费用(5~25元/m3)。它不属于建设项目建安工程费,应当列入工程建设其他费中计取。

  2012年10月31日深圳市政府下发通知规定[15]:“建设单位或施工单位必须将土石方工程的余泥渣土运输业务单列招标,不得将余泥渣土的运输费与受纳处置费捆绑招标。土石方运输的发包方必须与余泥渣土受纳场另行签订专门的余泥渣土处置协议,单列结算有关受纳处置费”。明确界定了受纳处置费与运输费应分别列项、计费、算价,去除了土方运输价格中的不确定因素,保障了土方运输清单综合单价的稳定性,使清单计价更加规范。

  配合2003年国家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的发布实施,深圳市2004年5月1日发布实施《深圳市建筑工程消耗量标准》(2003)[3],其土石方工程定额计价作为标底或招标控制价编制的依据实行至今。从前章土方运输定额计价过程及结果可以看出,尽管深圳近年来加大了对泥头车限载、限速、限时等管制力度,但基于保质保量保安全前提下的定额测定与编制原则却经受住了空间与时间的考验。深圳自2003年以来每年度测算发布上年度的“深圳市建设工程招标投标中标价情况分析”,从各年度土石方工程中标价相对招标控制价的下浮率变化来看,见图1,中标价相对招标控制价的下浮率在整体上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反映招标控制价发挥了对社会期待与市场价格的标杆与引导作用,更反映定额作为质量安全控制标准及经济市场调控尺度,发挥了其应有的功效。

  计价依据作为建设工程造价确定与控制的基础性依据主要包括计价标准与价格信息两部分,计价标准包括计价规程、规范、消耗量定额等,价格信息包括人工、材料、机械台班价格信息、价格指数及清单项目市场综合单价等[16]。从深圳及我国工程计价依据30年实践与发展历程来看,定额计价与市场定价(市场价格信息、招投标市场清单项目综合单价、清单计价等市场讯息确定价格)始终是困扰工程造价确定与控制业务实践的两个基本问题,尤其对于作为建设工程中非实体消耗部分的人工成本与机械费用的确定与控制,定额测定的核心在人工工日与机械台班消耗量的确定,而市场定价的最活跃与难把握处在人工与机械费部分的确认。

  从招投标市场形成价格方面看,市场定价之作用有三:①反映市场供需与调节状况;②反映市场竞争与效率状况;③反映价格交易与成交实际。由表1可见,现实土方运输市场交易中对运输工具、距离、内容(含弃土费用)的要求是比较综合的。

  从土方运输价格的市场形成与定额测定实践可以看出,定额之作用有三:①反映业界规律与期待,从运量、运距、运时的技术规律确定,到台班消耗量、台班价格、运输综合价格中消耗量的科学测定,充分体现了施工技术与经济核算的专业规律与企业经营期待(管理费与利润);②反映市场规则与期望,从台班价格、运输综合价格中人工、材料、机械要素价格的市场确定,体现了定额计价中市场规则与预期的支撑;③反映社会规范与期许,从运量、运速、运时及台班消耗量的规范测定,体现了政府对“多拉快跑、事故频发”的制约,体现出社会对建设施工质量与安全的规范与期许。最终计算得出12t自卸车运输土方20km的定额单价为45.13元/m3,处于市场定价范围(20km内25.30~46.10元/m3)(见表1)接近上限位置,反映出定额计价作为招标控制价期望值的功用。据2011年度深圳市建设工程招标投标中标价情况分析,土石方工程中标价对比招标控制价的综合平均下浮率(扣除非竞争性费用)为13.86﹪[7]。

  本文从社会与政府关注热点开始,以泥头车运输土方价格现状及形成机制为例,从市场现状把握出发,以业界技术规范、政府法规为基础,将市场定价与定额计价进行一一解析,阐述市场定价与定额计价之现实作用。目前建设工程计价依据在工程造价确定与控制过程中已呈现出以下特点:

  1.市场定价走向快速成长与蓬勃发展:①未实行规范化、规定性操作的新工艺、新做法、新规定项目首先以市场认可与定价方式出现,如新兴外墙涂料项目价格、弃土场受纳处置费;②原先属于定额计价,因设计、工况、工艺变化繁复且市场价格变动激荡的项目,如各类铝合金门窗制作、钢结构构件制作,将主要以市场定价方式呈现;③通用性、普及性及标准化程度差且个性化程度高的项目,如各类玻璃装饰制品制安、高大名木树种的栽种,将以市场交易信息为主导确定价格。

  2.定额计价走向成熟与科学:①定额子目安排向更通用性、标准化方向收拢,不求广而全,但求实而精,更集中于常用、通用、规范性的项目,如泵送混凝土浇捣养护、带翼高强钢筋制安;②定额人工工日、机械台班测定向着更实用性、精细化方向发展,例如由传统单一线性化的子目设置与测定向分段线性化、非线性化子目设置与测定,同一子目区分不同工程量来测定不同工日、台班消耗等等;③基于成本定价基理,定额计价做为粗线条的造价预估标杆,体现技术、政策规范,在招投标过程中发挥期望值或控制价的粗调作用;基于市场供给、竞争规律,市场定价在招投标过程中发挥比对、定位的微调作用。

  3.市场定价与定额计价已并非“水火不容”之单一选项的替代关系,而是区分不同情境走向更加细化的“市场,市场中有定额,市场定额,定额中有市场,定额”之适宜与不分的关系,见图2。以土方挖运工程计价环节为例,挖掘、装载环节偏重定额计价,运输属于市场定额计价,弃土场受纳处置费属于市场计价。

  综前所述,从计价规范到招标控制价,从定额计价到市场竞价到中标价确定,计价依据之作为及其实效性反映出在:①遵循规范的计价依据及程序[3][10][12][13];②剔除清单计价项目工程内容中属于建设项目其他费用的弃土场受纳处置费因素[15];③排除投标单位实际可控的运输及等待时间外的时间损耗与工期延误(合同约定);④及时调整人工、燃油价格差异[16];⑤提出合法适情的投标报价策略;⑥严格履行保质保量保安全的企业责任与社会责任的前提下,企业是可以取得合理合法利润的,泥头车不超载不超速是可以赚钱的,而且计价依据确立的计价定价机制对赚钱的程度是有保障和可控制的。

  [2] 肖意,杨丽萍. 宁可放慢建设速度,也要管好泥头车,深圳特区报,2012-10-24(第A01版).

  [3] 《深圳市建筑工程消耗量标准》(第三版)(2003),知识产权出版社,2004.3,2,19, 36~41, 43~44.

  [4] 刘春林. 深圳泥头车集体“瘦身”,南方都市报,2012-2-23(第SA30版).

  [5] 赵新明. 泥头车上城市道路限速40公里/小时,深圳特区报,2012-11-6 (第A13版).

  [8] 赵新. 城市土方工程车辆运输循环时间的研究,河南工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6.2,86~89.

  [9] 《工程造价计价与控制》,中国计划出版社,2009.4,54,68.

  [10] 《深圳市施工机械台班》(2003),知识产权出版社,2004.4,1~3,81.

  [15] 关于进一步加强泥头车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深府办函【2012】158号),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2012.10.31.

上一篇:13定额和08定额差异对比(1)

下一篇:乡城100ZJ-I-A50筛沙机专用泵

Copyright©2015-2019大庄家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6000968号